首页 > 专题 > 社会 > 资讯 > 正文

独龙江畔的歌声

时间:2019-04-28 16:52 来 源:光明日报 浏览 字体:

原标题:独龙江畔的歌声

独龙江畔的集镇。(记者 张勇 摄)

独龙江彩虹吊桥。(记者 张勇 摄)

从澜沧江横穿碧罗雪山到怒江,由南向北穿越怒江大峡谷,再向西北翻越白雪皑皑的高黎贡山,穿过海拔3000米的独龙江隧道,记者终于来到世外桃源般的独龙江。

临江四顾,美丽纯净的独龙江,波连波向前淌,碧蓝的江水,米黄的村寨,翠绿的森林,洁白的雪山,湛蓝的天空,宛若一片仙境,又好像一片任何画笔都难以描绘的天然调色板。独龙江发源于西藏察隅县,奔涌在云南最西北,向南流经但当利卡山和高黎贡山之间的峡谷,即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之后向西进入缅甸。独龙江峡谷因独龙族世居于此而得名。

回望千年,史称“太古之民”的独龙族,经历了四次巨变。新中国成立之前,独龙族还生活在树栖、穴居的原始社会,千年来与世隔绝。1952年,独龙江峡谷解放,独龙族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因为没有公路,独龙江群众要走3天的山路才能到县城。1999年,独龙江乡有了第一条通往山外的简易公路,成为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乡镇,独龙江开始与外界有了经常性的联系。然而因为高黎贡山大雪封山,这条公路每年只能通车半年。2014年,6.68公里长的独龙江隧道贯通通车,创造了当时国内海拔3000米以上地区最长隧道的记录,此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仅需3小时,怒江州首府六库至独龙江当天可到达,全年通车。路通了,独龙族群开始逐步走出贫困,从高山上的竹篾房搬进了江边的砖瓦房。2018年年底,独龙江乡6个行政村整体脱贫,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

记者走进独龙江的村寨,处处可见4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江乡群众的回信,时时可以感受到独龙族群众激动而喜悦的心情。“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建设好家乡、守护好边疆”等精彩话语和亲切勉励不时映入眼帘,激荡人心。在4月19日亲身体验独龙江即将开通的5G网络通信时,独龙族的带头人、时代楷模高德荣高兴地说:“因为有了党中央国务院的关心帮助,我们独龙族才能一步跨千年,过上好日子!”

在一个个独龙族村寨,记者感受到的巨大变化不仅是物质生活条件的变化,还有人们观念的嬗变和对生活的热爱,文明在滋养和改变着独龙江的人们。在独龙江最南边、与缅甸相连的马库村,每个村小组都有一个公共浴室,村民在家里和城里人一样随意收看电影频道或体育频道;在独龙江最北边、与西藏和缅甸相连的迪政当村,许多村民早已习惯网购生活用品,并用微信订制销售独龙毯;去年全乡每个村都成立了老年协会,年迈的纹面女也和村里的中老年人一起在老年协会里演唱独龙族传统民歌“门租”,赞美家乡的山水,感谢党的政策好;草果产业使马库村的村民们增收脱贫,独龙族民间艺人江良创作了《草果之歌》,很快在村民中广为传唱。独龙族青年孟泽云夫妇还喊来两位好朋友,站在自家开的农家乐走廊上,一起用独龙语为记者合唱了一首《草果之歌》,他们用非常动听的歌声唱到:“独龙江的路通了,新房子盖起来了,家家户户的草果丰收了,独龙族幸福生活开始了……”

巨变中的独龙江深深感染了一起来采访的记者们,虽然每天都跋山涉水,但往往天黑了大家都还在村中采访。正如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年轻女记者王素的感叹:“在这里的每一个村寨,我都感到自己又充了一次电!”(记者 张勇)

[实习编辑:王鑫]

TAG:
新农商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商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5055804号-3
新闻热线:010-57221935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