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焦点 > 正文

她从武汉平安回来那天,老公撕了她的“诀别”信

时间:2020-04-14 11:14 来 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浏览 字体:

年末岁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人们平静的生活。武汉危急,八方支援,四川1463位医务人员紧急驰援武汉,74个日夜,他们留下了太多感人的故事……

我年轻,我单身,我是汶川人

在四川省第三批援助湖北医疗队126位队员中,有一位特殊的“95后”小姑娘——佘沙。

佘沙与病人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因为我和其他护士不一样,我是汶川人呀。”这是四川省第四人民医护师佘沙,在得知医院即将组织医疗队前往武汉后,主动请战时所说。

24岁的佘沙是四川汶川人,2008年汶川发生“5·12”特大地震时,她正上着小学五年级。当时年幼的她,眼看家乡受到重创,房屋倒塌,道路阻断,四处皆是无家可归的人。地震后的第二天,她看到解放军战士徒步穿过危险的道路,在废墟之中搜救被困群众,一位位身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穿梭在人群中救死扶伤。后来,她还看到全国各地同胞都施以援手,帮助她们重建家园。从那时起,她便将这份恩情,牢记在心。

佘沙对着镜头比出必胜的手势。受访者供图

“我要从医,回报国家。”怀着这份理想,佘沙在2012年进入四川省卫生学校(2014年更名为四川护理职业学院)就读。毕业后,她如愿来到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工作。

当医院发布组织医疗队支援武汉的通知后,佘沙立刻报名请战,为了能被选上,她向医院列举了三点自己要去的理由。“第一,从全院护士来看,我年龄小,如果不幸被感染了,恢复时间会比年长的护士老师快。第二,我没有谈恋爱,也没有结婚。第三,身为汶川人,我得到过很多的社会帮助,如果我有机会能够去前线出自己的一点力,我一定义无反顾。”

佘沙与所照顾的病人合影。受访者供图

“哥哥,你不要给他们说哇。”当哥哥知道自己要去武汉后,佘沙立刻叮嘱他不要跟父母讲,因为她知道,父母肯定不愿意自己去。虽然家人都十分担心自己,但佘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是我报恩的时候了。”

请战成功,如愿前往武汉后,佘沙被分配到负责院感与后勤的工作,每天要做好所有出入病区医护人员的防护工作。“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一直要忙到下午。”佘沙回忆说,尽管如此,她依旧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我想利用自己所学,尽可能帮助更多的病人。”工作中的佘沙多次向上级提出申请,希望能到更前线。

佘沙行走在医院走廊上。受访者供图

她再三请战上前线的行为,打动了身边所有人。最终,佘沙如愿进入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危重症病房进行工作。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小心翼翼地帮助病患翻身,佘沙表示,照顾病患,自己只能算“新手”。但疫情当前,病人和同事都需要自己,自己必须尽全力,做好这份工作。

工作中的佘沙。受访者供图

从2月2日到3月31日,佘沙在武汉奋战了59个昼夜,那个曾经在地震中得到帮助的小女孩,如今已经成为帮助他人的白衣天使。她让人们相信,世间所有善举,终有回报。

如果我没回来,再打开这封信

2月2日早上6点多,郭科蓉写下最后一个字后,将信小心折好,悄悄放在了老公的枕头下。几个小时后,身为四川省骨科医院护师的她就要跟随四川省第三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乘上前往武汉的飞机。

工作中的郭科蓉。受访者供图

回忆起这份“诀别”信,郭科蓉告诉记者,因为她真的担心再也见不到家人,所以就写了很多很多话留给他们,其中有这样一段写给老公的话:“如果我不能陪伴你下半辈子,请一定找一个比我更疼你、更爱你的人,但我不希望你再找护士、警察这类的人,希望你找一个朝九晚五工作上班的人,你们能够每天都在一起,不用那么辛苦,不用经常陪她熬夜……”

工作结束,郭科蓉取下口罩。受访者供图

到机场后,郭科蓉拨通老公邓秋丰的电话:“枕头下有一封信,如果我回不去的话,你就打开它,如果我能平安回来,我们就一起把信扔掉,好不好。”听到我说这话,老公在电话那头“哇”的一下就哭了,我也没忍住泪水,最后两人都哭了,郭科蓉回忆道。

到达武汉后,郭科蓉收起思念,即刻投身到紧张危险的抗疫救治一线中。“一个人要分担好几种角色,既是护士,又是家人,又要当心理医生。”郭科蓉告诉记者,由于新冠肺炎患者的特殊性,家属是不能来照顾患者的,这就使得护士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工作。因为工作压力大,身边不少同事到第二个月开始失眠、想家。

“爸妈,等我回家”。受访者供图

“我也担心,害怕真的回不去。”回忆起前段时间的经历,郭科蓉的言语中仍有一丝紧张感。每天工作完成后,为缓解心理压力,郭科蓉会在房间里练瑜伽,听舒缓的音乐放松神经,也会与同事一起跳操、散步,晚上还会跟家人视频通话。她表示,看到家人不断给自己加油打气,身上便会重新充满力量。“父母和老公都很但心自己,但他们一直相信我能圆满完成支援任务,平安回家。”

后来,郭科蓉和她的队友们逐渐克服心理压力。将所有精力,全部投入到照顾病患的工作中。患者王阿姨,是郭科蓉小队负责的病人,从入院时的病情危重,到成功康复,她深深地感激着救治、照顾自己的医务人员。“谢谢郭科蓉,谢谢所有四川来湖北的医生、护士,是你们救了我。”

郭科蓉给老公“比心”。受访者供图

郭科蓉说,虽然工作辛苦,但每每看到患者期盼的眼神,听到他们说出感谢的话,自己就坚定信念,想着一定要打赢这场仗。59个昼夜的不懈努力,郭科蓉所在的医疗队圆满完成支援任务,3月31日,郭科蓉跟随四川省第三批援湖北医疗队117人乘坐川航航班从武汉飞抵成都,平安归来。

郭科蓉与老公在机场告别,前往隔离酒店。受访者供图

那天,在众多迎接英雄的人群中,有一人十分特别,他一手捧着玫瑰,一手拿着一封信。邓秋丰看着妻子缓缓走下飞机,快步走过去,张开双臂,与妻子默契地来了个“隔空”拥抱。“老婆,你平安回来了,我把你留的信撕掉。”说完,邓秋丰将信取出,有力而又迅速地将这封“诀别”信撕掉。近2个月的思念,在这一刻如决堤般涌出,两人的眼眶早已盈满泪水。

邓秋丰撕掉“诀别”信。受访者供图

抗疫胜利,回家团圆,他们的爱情故事,在这一刻甜蜜续写。

共援武汉,抗疫夫妻在医院“偶遇”

“如果不是看到第五批队员名单,我都不知道我老公也会来。”援鄂返川后正在酒店隔离的徐珊玲笑着回忆道。

工作中的徐珊玲。受访者供图

徐珊玲是四川省肿瘤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2月2日,她带领着四川省肿瘤医院援湖北医疗队出征武汉,正在路途中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从未对自己说起要去武汉的老公白浪,竟背着自己悄悄报了名。

白浪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感染性疾病中心医生,还曾参加过抗击非典。尽管如此,看到白浪报名参加,徐珊玲还是忍不住地担心。“他身体没有我好,还曾患过哮喘,要是感染了,情况会更严重。”心里担忧,可徐珊玲却并没有阻止白浪,因为她知道,医疗队每多一个人,人们打赢这场“战斗”的机会就越大。

工作中的徐珊玲。受访者供图

“5号的时候,一共才15个病人,第二天就增加到38个。”刚去时,不光是医疗物资缺乏,还要克服对病毒的恐惧,徐珊玲感叹道。她清楚记得,在一次查房时,患者突然拉住她,“徐老师,我想活下来!”躺在徐珊玲面前病床上的这个病人,戴着无创呼吸机面罩,声音微弱。徐珊玲说:“你放心,我们会治好你!”徐珊玲能理解患者的焦虑,但她明白,对于没有特效药治疗的新冠肺炎,治疗流程的每一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徐珊玲面对镜头露出微笑。受访者供图

“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去挽救病人生命的时候,恐惧感就会逐渐消失。”为了尽最大程度的救治病人,徐珊玲针对病区所存在的问题,着手进行了病房改造和调整治疗流程,并把患者按病情危重程度划到特定病房,便于对危重症患者重点监护。同时,徐珊玲和病区同事到医院设备科领回6个监护仪和2台无创呼吸机,并连夜联系四川省肿瘤医院筹集吸氧的设备物资。“2月7日吸氧的流量表到了,满足了我们病区最基本的吸氧问题。”徐珊玲说。

2月7号,徐珊玲的丈夫白浪随四川省第五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来到武汉。与徐珊玲一样,他也立刻投身到紧张的救治工作中。两人虽然在同一家医院、同一个病区,但由于病人多、工作忙,双方都没有主动提起要见对方一面。

徐珊玲在成都迎接白浪归来时合照。受访者供图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完全是一场“偶遇”。“2月12日的早上,我坐车来到工作的医院,在去病区的路上看到了一群跟自己身穿同样工作服的人,里面有我老公的同事。”想到白浪可能也在人群中,徐珊玲放缓了脚步。人群从她身边走过,白浪的身影却没出现,“他难道不在吗?又去了哪里?”徐珊玲有些莫名地担忧。人群渐稀,就在她要放弃搜寻的时候,白浪的身影出现了,他在队伍末尾。他戴着口罩,但徐珊玲还是很轻易地认了出来,因为那个熟悉的眼神,也正望着自己。

“你还好吗?”“还好,你呢?”简单的两句问候,将这段时间的思念与担忧全都倾诉了出来。

徐珊玲与白浪在医院“偶遇”合照。受访者供图

看到两人以这样的方式在医院相逢,一旁白浪的同事们都感到意外,便提议两人一起拍照留恋。于是夫妻俩便站在一起,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必胜”的手势,也许这不光是对抗疫必胜的信念,也是对双方最好的祝愿。

作者:韩金雨、单鹏

[责编:xnc03440]

TAG:
新农商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商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5055804号-3
新闻热线:010-85891267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