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农 > 新农村在线 > 记者调查 > 记者调查资讯 > 正文

邮币卡“黑幕”调查:谁让投资者飞蛾扑火

时间:2016-10-31 14:50 来 源:中国青年网 浏览 字体:

王先生(化名)在浙江通过了一个微信好友验证,孙女士(化名)在吉林被拉进一个QQ炒股交流群,不到几个月时间里,他们都损失了上百万元,均因一个新的“投资品”——邮币卡。

近来,投资品市场邮币卡交易迅速蹿红,各种营销手段也是鱼贯而入,最近几天记者接到的投资类营销电话中与邮币卡有关的竟然超过半数,颇感意外,而营销人员口中“暴富”佳品的邮币卡究竟是什么?投资者又为何会飞蛾投火?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披着促进文化艺术品交易和金融创新的外衣,邮币卡交易从操作手法、运营团队和揽客模式,却都与此前泛滥的白银、原油等违规现货交易一脉相承,成为现货欺诈的最新变种。这种形式类似股票交易,却未经过国家证券管理机构审批,邮币卡让投资者开始接纳,并最终血本无归,因为有那么一群人精心做了这个快速、高额收益的“局”。

买入后蹊跷30个跌停

今年8月,王先生在微信上通过了一位女士的好友申请,这位女士自称“婉竹”,头像打扮入时,经常在朋友圈分享吃用如何奢侈、赚钱如何轻松的讯息,不时晒出自己邮币卡账户价格暴涨的截图,声称炒邮币卡和炒股一样,申购邮币卡能够迅速暴富。

在婉竹的“指导”下,王先生在南宁大宗商品交易所(下称“南商所”)邮币卡交易中心远程开户,通过类似炒股软件的交易系统,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以361元每枚的高价购入了一只以旅游景点为主题的邮票。

婉竹告诉王先生,内部有消息说这只邮票能够涨到600元一枚,敦促王先生赶紧准备200万元加仓买入,称买得越多赚得越多。为了打消王先生的疑虑,婉竹还把自己持有同只邮票的账户截图发给了王先生,称自己也会同步操作。

不过,在王先生大笔买入之后,邮票价格立即连续十个交易日10%跌停。他向记者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面对疑问,婉竹不断安慰王先生,比如“投资想赚钱就不能有散户心态,不要看到下跌就恐慌”、“庄家马上就要入场拉升了,现在已经很低位了”、“明天把你剩余资金都补进来,然后就会连续上涨”,等等。

然而,在短暂的2个涨停板后又是20个跌停板,到10月19日,这只邮票的价格跌到了24元,王先生总计浮亏530万元,剩下市值大约120万元的邮票,想卖出也已经没有买盘。短短两个月就招致巨额亏损,王先生这才幡然醒悟,感到“天塌下来一样”。

有过炒股经历的孙女士与王先生有着同样的遭遇。今年3月,她和其他股民加入YY直播网站股票交流群,群里有所谓的“老师”免费给大家讲解炒股技术分析,听众最多时达到1.4万人。在获得信任之后,这些“老师”向听众推介“风险很低,回报率很高,资金进去打新基本是无风险套利”的邮币卡市场。

随后,“老师”们将孙女士等2000多位投资者组为17个QQ群,纷纷在青岛九州商品交易中心(下称“青岛九州”)开户,并且鼓动投资者们抢购世博大熊猫票(代码:600053)、黑金猴贺年片(代码:660045)、个2鲜花套票(代码:610070)三只邮票,声称能够获得翻倍的收益。

然而,在投资者高价买入后,邮票行情急转直跌。从800多元的买入成本到目前50多元的收盘价,孙女士已经亏损达150万元,即使想抛出也没有买盘。

邮币卡如何“做局”?

这种听上去可以暴利,但一买就亏的邮币卡究竟是什么?

邮币卡是邮票、纪念币、电话卡的合称,常常被邮币卡爱好者作为收藏品或者储值资产。不过,近两年来,一些地方交易平台以文化金融创新的名义,把名目繁多的邮币卡作为挂牌交易的标的,宣扬高回报无风险,招揽投资者投资。

据“文交在线”统计,目前全国各地能够出具地方政府批文,被默许经营的邮币卡交易平台达到129家。另据“邮币卡之家”统计,全国主要40家邮币卡交易所的日均总成交额接近200亿元,平均每家日均成交5亿元。

表面上,邮币卡和股票一样有固定的交易时间,有涨跌停板,可以“打新”,可以追涨杀跌,交易界面也和炒股十分类似。然而,事实上,邮币卡的发行和交易机制与股票完全不同,其中代理商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邮币卡交易平台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代理商分为发行商和经纪商,发行又叫“上票”,发行商并不需要真的拥有邮票,只要向交易平台缴纳总额150万元到300万元的购票费、发行费和托管费,此外还要缴纳100万元到200万元的与发行市值等额的保证金。接下来,发什么票、怎么发,交易所都会提供。

“发行的时候一般是按4元、5元的实物票价格,之后就拉升价格,最后由客户来高价买票。代理商是做票的庄家,能赚取中间差价。”他表示,交易平台为了保证有足够的交易量,还会要求代理商一次拉来2000至3000名有效投资者开户,才有资格上票。

另一类代理商叫做经纪商,通常被称为喊单老师,婉竹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负责引诱客户高价接盘。客户的损失由经纪商、发行商和交易平台按事先约定的比例分成。

不过,经纪商需要在庄家开始拉升价格的三天之内接盘至少市值1000万元的邮币卡。这位交易所人士介绍,“票要是一次性出不完,后面就很难出票。因为要是还想出票的话,不能一直跌,一定要涨,否则前面买的客户就会卖出,无法套住他们的钱。对于庄家来说,如果一次性只接了他100万的货,他自己手上还有900万,那他拉不拉价格呢?”

为了让客户尽快投入、不断投入,代理商会营造出邮票供不应求的气氛,告诉投资者邮票“打新”就像股票“打新”,中签率低、收益率高,必须立即大资金买入。代理商还会模仿股票市场的规则,将投资者申购额与市值挂钩,诱使投资者买入其代理的其他邮票。

在南商所和青岛九州等邮币卡交易平台的官方网站上,每天都会挂出代理商发布的“打新”、送票、积分等活动,鼓励投资者接票和拉入新的投资者开户。而交易平台会对这些活动进行所谓的合规性审核。

与股票发行不同,邮币卡的发行并未经过国家证券监管机构的审批,其交易也处在监管的盲区。许多交易平台实际上是私营企业,并不具备提供公共服务的资质。交易平台名义上是进行邮票的线上交易,但实际上可以随意发行邮币卡,采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证券化交易模式,邮票价格远远超出实物价值,邮币卡成为脱离文化艺术行业的虚拟炒作标的。

现货交易“变种”

据媒体报道,10月15日,由中国收藏家协会钱币收藏委员会和全国纸品收藏联盟主办,广东省集藏投资协会协办的“2016钱邮+互联网高峰论坛”暨“钱邮文化丝路万里行”启动仪式在北京怀柔雁西湖畔举行。

报道称,在这次会议上,来自北交所福丽特邮币卡交易平台、南方文化产权和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的有关负责人指出,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具有便捷、门槛低、周期短、风险低等特点,“让无数人看到了邮币卡文化的价值,引进社会资本进入集邮产业,分享文化产业的繁荣带来的新机遇,从而促进整个产业的繁荣发展。”

然而,这种证券化的交易模式却与国务院有关规定相违背。今年2月,中国证监会发布《公平在身边”投资者保护系列丛书——打非清整问答》,其中指出,“一些文化类交易场所开展邮币卡交易,采取连续竞价等集中交易方式,是违反国发(2011)38号和国办发(2012)37号文件规定的。这些交易所吸引大量自然人投资者参与,甚至通过恶意炒作、操纵市场等违规行为获取不正当利益,严重损害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不仅如此,《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许多邮币卡交易平台运营者实际上正是之前运营白银、原油等现货电子盘交易的原班人马。记者了解到,南商所的邮币卡团队成员曾先后参与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下称“津贵所”)和深圳石油化工交易所(下称“深油所”)的现货业务。去年11月,深油所下线了所有交易品种,今年6月,津贵所暂停了现货延期交易交收模式的客户开户、激活工作。另外,青岛九州邮币卡团队则部分来自今年4月暂停交易的浙江新华大宗商品交易中心,青岛九州副董事长龙银还曾担任津贵所副总经理。

2008年以来,全国各地涌现出大量贵金属和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由于从事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和金融欺诈,造成各地投资者巨额亏损,而引起了监管者的注意,部分平台被取缔或暂停交易。2015年8月,证监会发布《贵金属类交易场所专项整治工作安排》,联合相关部门在全国开展新一轮整治,覆盖贵金属交易场所的宣传推广、管理经营、平台交易软件提供、银行居间服务及交易场所审批、完善监管体系等多个方面。

去年以来,这些交易所不断遭到投资者维权,有的投资者还拿起法律“武器”起诉交易平台。不过,据本报记者了解,截至目前还没有一家交易平台被法院判定为非法期货交易或者金融欺诈。

青岛九州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青岛九州邮币卡中心已经不再发行新票,上票将转到山东联合文化艺术品交易市场(下称“山东联合”)新平台。“九州邮币卡现在已经饱和了,因为不好把平台做得特别大,特别招风,所以做到一定程度,老的平台就不去上新票了,换个新平台再做。是同一个老板同一个团队同一个公司去做,只不过换了一个壳,换了一个国企股东。”

山东联合官方网站显示,公司于去年11月经山东省工商局、文化厅、邮政局等评审通过并批准成立,目前上市邮币卡三只。记者拨通山东联合官网提供的电话,询问山东联合与青岛九州之间的联系事宜,对方透露“并不知情”。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具有极大的欺诈性,投资者申购邮票的价格远远高于实物市场价值,并且交易市场无法保证价格机制来源的公开、公正和透明。价格容易被操控,交易场所或其合作方能够利用虚拟资金注入电子盘进行搅局。

他认为,这种交易破坏了真正的收藏市场,使得邮币卡市场演变为打着“互联网+”旗号进行炒作的骗局。交易场所是非法交易组织者,与经纪商恶意串通,应当对投资者承担侵权责任。其中,喊单老师虚构短期内赚大钱的事实,其行为符合网络诈骗的特征,涉嫌刑事犯罪。

就在记者发稿前,孙女士和其他受害投资者第二次来到青岛市向有关部门反映青岛九州邮币卡的类证券交易行为。记者获得投资者提供的一份纠纷协调方案显示,青岛九州0998段经纪会员给投资者三个选择,一是领取2000元路费补助回家,二是按照前一天收盘价回购手中持仓,三是以较低的价格继续配票。

王德怡认为,投资者应远离所谓高额回报的诱惑。“那些网络上的分析师、喊单员,本质上是正在进行网络犯罪,给无数投资者带来巨额经济损失,投资者务必远离这类电子盘交易。若想真正从事邮币卡交易,还是交易实物的更靠谱。已上当的投资者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追究非法交易平台及其会员单位的侵权责任。”

[责编:李雅歌(实习)]

新农村商报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本网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0010491号-4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600097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1012006039
新闻热线:010-58360230  监督电话:010-58360198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