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焦点 > 正文

媒体评“辱母杀人案”:恶行身后 总有加持

时间:2017-03-27 14:55 来 源:北青网 作 者:张静雯 浏览 字体:

苏氏母子的遭遇里,可以窥见地方生态的众多切片:中小企业生存艰难,加之贷款难,迫不得已陷入高利贷的泥淖。民间借贷在这种氛围中兴起,绕开法律和规章,在近乎丛林的小环境里,演变成“黑道风云”。

欢快的春光还没停留多久,北京就经历了倒春寒的洗礼。暖气停了,阴冷穿透全身。手脚冰凉地坐在屋子里,我不由得担心起那些开好的桃花。寒气逼人,她们还好么?好在太阳又露脸了,悬着的心总算能暂时安稳下来。

春天适合抒情。春光潋滟,配以温和闷骚的词汇,才恰到好处。时下仿佛流行宏大的词汇,“三生三世”、“四海八荒”什么的,听着感情特别强烈,其实空洞得很,跟粗制滥造的电影电视剧一样,内涵不够,就只好用虚张声势的词语来凑,想来也是煞风景。

闯进这个季节的新闻,一点也不配合抒情的节奏,倒跟倒春寒似的冷。前两天,南方周末的记者披露了发生在去年的一桩血案:山东女企业家苏银霞年轻的儿子于欢,杀死了催债人杜志浩。

血案背后,是惨无人道的暴力催债。苏银霞欠了高利贷,135万元的借款,支付了184万元本息,搭上一套70万的房产后,仍未还清。暴力催债开始了,而且不断升级。在于欢举起水果刀之前的一个多小时,杜志浩等人当着他的面,凌辱了苏银霞一个多小时。触发血案的导火索恶劣无比,近乎不可言说,以至于记者不得不以“脱下裤子,用极端的手段侮辱”这样的描述带过。个中情形,给我这样心肠软的人的冲击,早就到了“四海八荒”的级别。

在这个堪比黑帮片的故事里,两个细节特别值得玩味。一个是,极端侮辱发生后,警察一度赶到,但短短4分钟之后,就离开了现场,据说民警当时丢下的话是,“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警方的不作为,几乎点燃了血案的引信。对暴力催债这等事处理得这么轻描淡写,难不成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另一个和本案无关,杜志浩曾撞死一个少女后逃逸。这事儿最后私了了,受害者家属通过中间人收到了赔偿金,但始终没见过杜本人,交警的说法是,“抓不到人”。

这其间的暧昧,让人不寒而栗,涉黑团伙在地方之猖獗,也可见一斑。

苏氏母子的遭遇里,可以窥见地方生态的众多切片:中小企业生存艰难,加之贷款难,迫不得已陷入高利贷的泥淖。民间借贷在这种氛围中兴起,绕开法律和规章,在近乎丛林的小环境里,演变成“黑道风云”。

堵门,打人,恐吓,凌辱,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法治几乎被抽空。一个病态、失序的地方若隐若现。如果不是“傍”着点什么,涉黑团伙何以这般有恃无恐?

不少天过去了,西安地铁里的劣质电缆还是让人心有余悸。名不见经传的奥凯公司,一下子“火”得人尽皆知。关于这个谜一样的公司,越来越多的故事被揭露,但外人终究是雾里看花,难以复盘它的发家之路。

但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奥凯不是独自“战斗”。入侵市场的权力之手,倒是早已露出了轮廓。要是没有非市场的力量加持,一个丝毫看不出优势的小公司,能在普遍不景气的电缆行业中,一路披荆斩棘?我连神话ip剧都不追,还能相信这样的“神迹”?

不是所有的恶行都像黑社会一般刀光剑影,但关系到日常安全的时候,谁都深受其害。譬如说承载了几十万市民的地铁,譬如说街边的面包店,出了问题,无数人都会心头一紧。

最近,上海武康路上火得要命的法国面包店Farine被查封了。面包店使用过期发霉面粉,被“深喉”曝光,涉事人已经被刑拘。我拿google翻译查了查,“farine”在法文里,恰好是“面粉”的意思呢。所谓“砸招牌”,原来是这么解释的。哎,你的良心就不会痛么?

说起来,这不过是一桩地方性的食品安全事件。我一个身处北京的人,连这家店的门长啥样都不知道,可仍旧深感痛心。毕竟,对于漂在城市里的年轻人而言,面包店、咖啡馆不仅提供食物,也带给人精神上的温暖。如果牛角包里是发霉的面粉,和食物有关的情怀,可不就一下子崩塌了。

据说“深喉”还遭到过威胁,对方称“在上海对付你不过是小菜一碟”。现在看来,威胁失败了。“小菜一碟”的恐吓,估计并不是老板“背后有人”,但我总觉得,面包店敢拿出这份架势,也是依仗了些什么。也未必有什么“阴谋”,或许,只是自己的“网红”身份、往日积攒下的口碑,抑或是监管的盲点。

大大小小的“恶”,多少都“傍着”点什么。傍着缺乏监管的行业和市场,傍着善恶莫辨的地方势力,傍着含混的政治生态,或者傍着某些腐败的官员。把恶行身后的东西“揪”出来,社会才有可能真正恢复健康。

好在这个社会还算开放,都移动互联了,恶的尾巴很容易暴露,也容易被注视。你看,纵使是网红店,一下子也能被打回原形。看起来,西安地铁电缆事件依旧余波不断,它身后的那片阴影,早晚会被阳光照到。

昨天一整天,我朋友圈里的法学界、媒体界朋友都炸开锅了,都是因为山东的“辱母案”。虽说杜志浩的后台老板吴学占已经被抓,涉黑团伙看样子是被端掉了,可于欢还是被判了无期。在受害人过错明显的前提下,如此重判,让人感觉正义跑偏了。我想说的是,矫正畸形的地方生态,是整个社会体系的事,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该失准。失了公道,还谈什么清明?

[责编:李桂]

新农商网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新农商网(www.xncsb.cn)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备案号:京ICP备15055804号-3
新闻热线:010-57221935 服务邮箱:news@xncsb.cn
国商新农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独家运营 Copyright©xncsb.cn All Rights Reserved